有沒有一輩子都不想念起的日子?

有沒有一輩子想念起會不捨的人物?

有沒有一段難忍憤懣不平的日子?



以往沒有的答案,現在全齊了,

我有了一個起念會讓人心痛的人物,

我有了一段辛酸的時日,我也有了一個寫在心念不忘的日子,看似齊了人生中的酸苦,卻缺了一雙生命的推手。



雖笑著說一切總會過去,

也深信有一日能真心笑著、說著、叫著:『我向前走了,珍重。』可是,心還是痛著……



兩年前,一通來自榮總急診室的電話,

讓我們家中頓時陷入了混亂。

看到父親被推入加護病房,

全家人都慌了、懼了;從未想過,心中的鐵人竟然倒了,

那刻我心中都是父親按撫我的頭,

訴說著會努力活至九十歲伴著我們,

或喃喃自語思索著女兒出嫁時要說的謝詞,

或洗衣煮飯的忙碌身影,

或等待家人回家的點燈者,

幕幕斷段光景、串串韶光片羽

就在那時那刻蛻成了絲條黃影、白光,終至消沒了,沒了……



聽著醫生告知,父親是獨自忍著痛,

騎著老鐵馬至榮總急診室掛號,來到醫院照斷層掃描時,

心臟已經偏至右側了,橫隔膜也有了傷口、破洞,

心肌瘤也快包圍了心臟,想必應該不舒服多時了…

聽著醫生如此這般的開口閉口,

心裡是埋怨著、

不平憤懣著,思索著……

多日前,父親有至榮總健檢,也有做精密胸部的斷層,為何那時檢查結果一切正常,此時卻全部不對位了呢???



來往加護病房的日子,是無感覺的,

看著病房中的病人來來去去,

驚恐敵不過無感,那是一具命令自己不能想,也不感想的警戒感,

面對父親的有感,全家都不輕易的掉淚,

強迫自己穩著聲音與父親陳訴家中的一切一切,

就在認為一切即將轉好的時刻,

父親緊急插管了、

切管了,

醫護人員的腳步來來回回,

經過了多次的轉院,

最後到了泰安醫院,

初期父親還是可以書寫文字,他不停努力地寫出他的擔憂,

有沒有吃好?有沒有睡好?一字一句每日不停的反覆詢問,

看著他無視痛苦、不適,拼命寫出的字眼是一句句的 擔 心,

令人心疼……心痛…………



後期父親身體健康急速往下坡走,

可此時,正時要搬家遷村的時刻,

全家不停的請求父親好好加油,

雖然期間來往三軍總醫院加護病房數次,

但父親依舊憑恃著他鐵人的毅力撐著,

好似告訴我們他會跟我們一起加油。



封村前,我們加緊忙著裝潢的工作,

那段忙碌煩躁的日子熬過之時,我們歡喜的告知父親,

父親卻像安心似的休息了,一輩子休憩了,無病痛的走了。



難忘著在醫院時,

幫他抽痰、按摩、刷牙洗臉、洗澡換衣服換尿布的每一刻,

縱然辛苦難過,

可是,我有一個實實在在的父親,

而不是詢問任何事要投擲銅板的無形父親。



有很多的不捨,卻敵不過一個期望,

一個希望他快樂、無慮、無病痛的期望;

一個寄望他能前往普陀好界的期望。



『哥哥爸爸真偉大』是第一個我學會的兒歌,

那是父親一句詞、一口哼把我教會,

一邊唱著,一邊行走著

一手按、一手牽的走完家後堤防一段小路,

以前不以為意的一首歌、一段詞,

現在想起,那是另一類的承諾誓言,

父親前半生,為了國家起誓;

後半生,替家人守諾,一方用全力意志顧家、護家的允諾,

他的承諾不用白紙黑字,不用三指起誓,

他用嘹音讓我體會瞭解了、體會了,



父親,勿念勿掛,

我們會努力往前走,努力的往前走………

謝謝您!我永遠的父親,我永遠的鐵軍人 2005.05.25

創作者介紹

沁浸夏天

tcs1238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